不觉寒.

晨生
全职 HP YOI 文野
少天是天使 Draco Malfoy 尤里
なかはら ちゅうや
喻黄 德赫 维尤 太中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黄喻】清嘉(一)

喻黄入坑文^_^

海月虚空:

忍了好久还是开了坑……


——文前TIPS——


·CP除喻黄喻外自由心证。


·(如果能写到的话)会有蓝雨再下两冠设定。


·作者吃喻黄可逆所以(如果能写到的话)两边的肉都会有。


·大量私设出没。


·温开水文风,催眠技能点点满。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






——过往不曾改变的,到最后也未曾改变。


——除此之外,尽在与你相遇之前。


 


 


后来他们两个再想起来遇见的那年夏天,除了特别的热知了特别的吵,依然想不起什么别的重要的事情。


蓝雨训练营招新,偷偷翘家的小毛头和带着家长光明正大地来报名的小毛头热热闹闹地挤满了整个训练营,黄少天是被他妈妈领着来的,那年他才十四岁,一双眼睛滴溜溜地四处乱打量,汗都要流到眼睛里了也没在意。


故事的起源当然是黄少天在游戏里偶然遇到了魏琛。


对方的眼睛何其老辣,和黄少天打了两个来回就觉得这小子将来一定大有可图。一边嘱咐着蓝溪阁继续摸黄少天的底,魏琛一边旁敲侧击地试探着黄少天本人的想法,再然后,在某个晚上,又在竞技场里把小剑客虐了的术士绕着尸体转来转去,忽然就问道:


“小子,要来打荣耀吗。”


那时候的黄少天凭着他敏锐的直觉知道了这个“老大”说的打荣耀肯定和现在的打荣耀不是一个概念,一向多话的小剑客这次竟然真的安静了一下,再刷出来的文字泡上面只有一个字。


“好。”


这事就算成了。


再然后就是魏琛亲自上门去做黄家父母的工作,从现下状况一直分析到光明未来,唔里哇啦一大通简直把黄少天吹得天上有地下无,就只差没说他为荣耀而生。黄家自己是知道儿子的性格的,而那时候的魏琛在家长面前也显得十分靠谱——在经过长达三个星期的确认、了解和保证之后黄家家长终于同意了让他来报名,本来嘛,就算家里一向风气开明,但好好的一个孩子忽然说以后我打算靠打游戏过了,也是要折腾那么三两遭的。


——我觉得啊,这孩子有前途,手速好,意识又好。


——将来没准能成为荣耀第一剑客也说不定呢哈哈哈哈好好干!


那时候揉着黄少天的头大笑的魏琛也并不知道,他曾经如同鼓励的许诺在几年后真的变成了现实。


人实在太多,黄少天仗着自己个子矮比爸爸妈妈好挤,打了个招呼就哧溜一声钻到前面去了。伸手要报名表的时候另一只手正好也伸过来,两个少年按在了同一张表上,对方笑了一下缩回手示意黄少天先拿,自己则取了下面的另一张。


大约是荣耀之神那一瞬间的指引。


或者可称之为灵光一闪。


少年黄少天忽然就觉得这是缘分。


“等等等等你叫什么啊你是来训练营报名的吗我也是你玩的什么职业啊我玩的剑客近身唰唰唰唰的拉风又帅气!我们交个朋友呗刚才那么巧我又看你挺顺眼的对了我叫黄少天我的账号卡叫夜雨声烦……”他叽里咕噜手舞足蹈地说了一大堆,少年一直看着他,终于抓住了他话语里的某个停顿,然后笑得更加眉眼弯弯。


“喻文州,练的术士。”


那是他们相遇的第一个夏天。


 


黄少天这个人本来就是明朗活泼带点自来熟的性子,他信一面缘看人准,瞧见喻文州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人好,就也懒得去寻摸别的,发挥行动力拖着喻文州一路办完了手续。眼下他们正等着训练营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分配宿舍,黄少天一边拿手里发的宣传扇扇着风一边还在念叨叨:“今天这太阳可真好,不过闹得也真是热……诶这位大哥,别忘了给我们俩塞一宿舍啊,我们俩打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可好了……对你看打荣耀都一起。对了文州啊我们等办完手续要不要先去吃点什么?还是在这里转转?以后就要住这儿了啊不熟悉周边地形可不行……”


喻文州就微笑地听他胡扯,一直到工作人员刷刷刷地盖完几个章,他接过表来的时候很明显看见对方松了一口气,也是,这么大热天的核对一堆表格,旁边还有个声音一直在叨叨叨叨叨叨,耐性不太好的人确实不那么好受。


“就这样吧……宿舍楼在这边,少天你是不是和父母一起来的?行李在他们那边?”


“嗯是啊我和他们说让他们去休息室等了,诶等等你怎么开始叫我名字了?”


“刚才不是你说的吗……”喻文州偷偷地压低了声音:“我们,从小就认识啊。”


“哎呦!”黄少天一拍脑门儿,他聪明嘴也快,说话一溜一溜的有的时候连自己都忘了说的啥,仔细想想为了增加可信度刚才他好像还叫了人家文州,等于还是他先开的这个口。不过倒也无所谓了,一面就合眼缘的人愿意听自己说话总不是什么坏事:“你爸妈呢?叫上一起收拾宿舍去?”


“他们都在国外。”喻文州耸耸肩:“我自己来的,行李还在家呢,今天先办手续,明天早晨再拖箱子过来。”


“诶我说你也本地人啊?住哪儿的?”


“嗯,Y区的。”喻文州笑:“少天是B区的吧?刚才我看见了。”


“嗯,还行,不算远,以后闲得无聊有地儿蹭了……哎他们在那边呢!”


说着黄少天就扯着喻文州蹬蹬蹬蹬地跑过去:“文州这是我爸妈!爸妈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啊现在是我以后的室友了他叫喻文州!”


“叔叔好,阿姨好。”白衬衫的少年笑容温和端正。


 


就这一个初次见面一直到很久之后还在被津津乐道,双方家长坐在客厅里嗑瓜子喝茶聊天,黄妈妈说起自家儿子乐不可支:“我当时就觉得我家小子欢脱得不对劲,回去还和他爸开玩笑说少天带个新朋友过来打招呼怎么跟见家长似的,结果到现在玩笑还真成了……我第一眼看见文州就觉得喜欢,端端正正的,哪像我家这只猴子。”


“都是缘分。”喻妈妈也笑:“当初还觉得他们玩闹,现在也过了这么久了。”


“你和我提,我就去找了……琢磨着先把图册拿回来看看,看上了哪个,我回英国买好了再寄回来。。”这边相谈甚欢,那边的两位老先生也正热火朝天,沙发靠手上摊着一本图册,喻爸爸正指指点点:“这个是碳素竿,第三个是你上次看上那个钛合金的,不过我问了专卖店的人,他们说这款上了年纪的人用可能有点不太合手。”


“先看着先看着,说起来过两天咱老哥俩钓一把去?”


“正好,不过现在找个野钓的地方难了,公园里钓鱼有什么意思。”


“这你就问对人了,”黄爸爸十分得意:“琶洲那边我知道一个,不过不太好找。”


“呦,这鱼竿可贵,你也真舍得买啊?”黄妈妈凑过来看了一眼:“老喻你别听他的,有钱就乱花。”


“什么叫有钱乱花!”黄爸爸抗议:“我儿子当年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我买个万把块的鱼竿怎么了!黄少天!你老子要买鱼竿!”


“买买买!”厨房里传来他家小子的声音:“咱买最好的!不差钱!”


 


外面长辈聊着钓鱼,里面两个小的忙着做饭嘴也没闲,水盆里的鱼扭来扭去得活像荣耀某张水图副本里的BOSS,黄少天在旁边一边拍蒜一边乐着添乱:“队长啊我记得这暗黑巨鲶是会打断吟唱的还能近身你这个手速行不行啊?”


喻文州不理他,盯着那条鱼,快准狠地下手抓住了鱼尾巴,摔上案板下刀子一气呵成:“束缚术接操纵术,术士该做的事已经完成,剩下的麻烦剑圣一波带走了。”


黄少天乐颠颠地接手,对付一条鱼当然不用什么三段斩逆风刺幻影无形剑,论起现实的刀工来他其实也没比喻文州好多少,不过就是两个人闹着玩。喻文州接手了他捣到一半的蒜,杵臼接触的声音十分有节奏感。黄少天一边收拾着鱼一边分神,客厅里传来隐隐的说话声,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而他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烟火味儿沾了一身,抬起头就能看见对方的侧脸。


他觉得这样真好。


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快乐。


 


不过那都是很久之后的后话了,起码现在的这个夏天他们还都不过只是十五岁的少年——好吧黄少天甚至还有两个月才满十五,他拖着箱子一路走在前面,听着自己爸妈念叨,又回头看看喻文州,对方仍然是不疾不徐的步子,眉目之间的笑意如沐春风,交朋友的新鲜劲儿过去,少年人的好胜心就又起来,他拖着箱子拐到喻文州身边去:“一会儿我们来一盘?”


“一会儿有训练营新生见面会。”喻文州扬了扬刚才工作人员发给他的训练营开营活动时间表。


“那晚上我们来一盘……?不对你刚才是不是说晚上要回家来着,啧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认识的第一天就让你室友独守空房你好意思!”


喻文州明显地愣了一下,他之前不是没和活泼的人交往过,但是像黄少天这样活力四射的倒还真是第一次见。未来的战术大师在认识他以后十数年的搭档的第一天里明显地呛了一下:“别的好说……训练营只提供床吧,床上用品不是要自己带的?”


“这有什么麻烦。”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你不胖啊,今晚我俩挤挤,明儿我陪你回家拿东西。”


“少天你……为了PK真是不择手段啊。”喻文州不是不想选择个更谨慎的用词,但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第一次蹦进脑袋里的那个最符合现在的状况。黄少天明显地得意起来:“那是,这叫追求胜利!”


一路说着一路就已经到了训练营的宿舍楼跟前,那一年联盟刚刚起步,即便是后来成为豪门队的蓝雨训练营条件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他们穿过两旁墙壁的油漆已经有些斑驳的走廊,黄少天从兜里掏出刚领到的钥匙开了房门,他们的房间正好在有日晒的那一面,推开门的时候一霎阳光轰然倾泻,连空气中微尘的游离都清晰无比。他并不知道那一瞬间喻文州是不是和他一样感受到了目眩神迷,只是感觉到那个人的脚步和他一样顿了一顿。


他们走进那间并不算大的宿舍。


感觉就好像是走进了某个无法言喻的未来。


光阴夏日,骄阳暴雨,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静默无声地开始,他们所看不见的未来热闹轰烈,正在前方翘首以迎。



评论

热度(2021)